讲述的是一名叫做杨琛的高中生经常在学校被欺

 沈昕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 
    颜馡摊开双手,“不清楚,谁知道她怎么想。”
 
    沈昕再次看向封面,“作画,叶和煦(xu),名字好耳熟,颜姐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 
    “今年18岁的天才漫画家,去年在《月刊ic futura》发表了五篇短篇漫画,今年这五篇漫画结集出版,两个月销量五十万册。”
 
    “听起来好像很厉害。”沈昕干笑一声,“我可以看一下这篇漫画吗?”
 
    “可以,不过,你不要剧透,我还没看呢!”颜馡提醒道。
 
    “知道了。”沈昕快速翻开杂志,找到了《罪罚》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略微让人感到心塞的故事,讲述的是一名叫做杨琛的高中生,经常在学校被欺负。一天晚自习回家,拉开抽屉寻找笔芯,却找到了一个空白日记本。
 
    他从来没见过这个日记本,但是日记本却出现在他的抽屉里,封面写着“book of prophecy”(预言之书),每一页有上下两个方框,上面的方块有“问题”的水印,下面的方块,则印着是“答案”。
 
    在第一话中,杨琛依旧被学校的同学欺负,而欺负他的人,甚至和社会上的人有关系。杨琛仿佛在毕业之前,都无法摆脱被欺负的厄运,而那本记事本到底有什么作用,也没有在第一话体现出来。
 
    学生、日记、推理……
 
    这些要素聚集在一起,让沈昕想到了一部漫画——《death note》。
 
    在《death note》中,夜神月利用“death note”,伸张“正义”。但《罪罚》又不一样,根据第一话的提示来看,这本记事本更偏向于“预见”,而且,杨琛的命运也比夜神月凄惨的多。
 
    《death note》讲述的内容是“何为正义”,而《罪罚》表达的则是“反抗与自救”。
 
    沈昕没想到,这个世界竟然有人能想到利用记事本作为载体,进行推理。从这一点来说,它与《death note》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
    而《罪罚》的绘制同样出色,这个叫叶和煦的画手对故事把握的恰到好处,分镜流畅,一气呵成,每一个格子的构图也几乎是最佳选择。
 
    这个画手比陈子蛟厉害……不,陈子蛟完全没办法和他比,根本不是一个档次。
 
    叶和煦的画工无论是写实程度还是精细程度,甚至漫画语言的把握,都不亚于大部分成名的漫画家。
 
    更关键的一点在于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,沈昕觉得苏瀚对《罪罚》更上心,《罪罚》故事的质量也在《摇摇欲坠》之上。
 
    原作者擅长故事,而画家则擅长分镜和绘画。
 
    这样的组合,好眼熟……不就是大小老师吗?
 
    应该不会这么巧合吧?
 
    沈昕再次把目光锁定在封面上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?”颜馡看到沈昕的脸色有些奇怪,有些不放心。
 
    “这篇《罪罚》应该是《月刊ic futura》的新台柱吧?”沈昕询问道。
 
职漫画家的人,沈昕当然知道每年10月份,以“三大刊”为代表的杂志社,会在虹川举办一次漫画盛典。在盛典上,各大杂志社的编辑会评选出诸多漫画大奖,同时还有不菲的奖金,新人王便是其中一个奖项,但具体细节,沈昕却并不知道。
 
    “那个……刊登在《月刊ic futura》和评选‘新人王’有什么关系吗?”沈昕诧异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有关系!而且……关系还很大。”颜馡认真说道。
 
 第17章 条件与压力
 
    “什么关系?”沈昕不解道。
 
    “这和‘新人奖’的评选条件有关。”颜馡喝了一口咖啡,“新人奖的评选有四个条件,其中之一,就是参选作品必须刊登30话以上,并有一本单行本发行。”
 
    “30话?额,如果是月刊,确实不可能。”沈昕点了点头,月刊杂志一年最多只能刊登12话,“那接下来的三个条件呢?”
 
    “每年评选的作品,必须是当年六月到来年六月发表的作品。除此之外,在这个时间段之前,漫画家没有刊登过长篇漫画,且漫画家的年龄在30岁以下。”
 
    “也就是说,哪怕有合作者,漫画家也能参家评选,对吧?”沈昕反问道。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
 
    “陈子蛟也有资格?”沈昕又说道。
 
    颜馡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沈昕皱起眉头,陈子蛟在《周刊drear》所表现出的实力,已经很不错了,想要赢过他,自己也需要好好挑选参考的漫画,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叶和煦……尽管《罪罚》因为期刊数的原因,达不到评选条件。但谁也不敢打包票,叶和煦不会再剩下的几个月里,推出新作品。
 
    颜馡看出沈昕有心事,稍微犹豫片刻,又接着说道:“‘新人奖’的奖金并不多,但对于漫画家来说,新人王却是一个很重的奖,因为大部分人只有一次获奖机会。如果你能获得‘新人奖’,将会对你以后的发展,大有裨益。我想,你也不希望一辈子都呆在《周刊new world》吧?”
 
    “啊?颜姐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编辑把自己的作者,推到别的杂志社呢。”沈昕笑道。
 
    “我当然不希望你离开,但漫画家是一种寻找梦想的动物,如果是11区,这个梦想叫做《周刊leap》。在华夏,梦想就是‘三大刊’。如果你能从其他人手里夺得‘新人王’,‘三大刊’肯定会抛来橄榄枝。”颜馡眼神烁烁,对沈昕很有信心。
 
    “但是,对手很强,我不敢保证能赢过陈子蛟。如果叶和煦在年末之前,也画出一部漫画,竞选就困难了。”沈昕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“对了,你之前在电话里说的na呢?”颜馡询问道。
 
    沈昕连连摇头,紧抓住座位旁边的单肩包,“不行,新na还不能和苏瀚的两个剧本比……差的很远。等我回去之后,再重新考虑吧?抱歉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